办公地址: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15号东照大厦22层
办公时间:每周一至周五 09 : 00 - 18 : 00
预约电话:400-8117-399
通航诉讼

通航诉讼

预约热线: 4008-117-399
首页 > 诉讼案例 > 裁判文书 > 海东众一置业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海东众一置业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时间:2020年6月12日

来源:裁判文书网

关键词: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裁判文书

海东众一置业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20)最高法民申2331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海东市众一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青海省海东市平安县平安镇杨家路。

法定代表人:边文超,该公司总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四川华鑫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仪陇县新政镇宏德大道二段8961单元32号。

法定代表人:张洁,该公司执行董事。

一审第三人:罗孝军,男,汉族,1971512日出生,住四川省仪陇县。

再审申请人海东市众一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一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四川华鑫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鑫公司)及一审第三人罗孝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青民终1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众一公司申请再审称,请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十一项之规定再审本案。事实与理由:一、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原判决将2017829日双方签订的《终止合同和结算协议书》作为定案的证据是错误的,该协议书没有结算资料作为依据,本案应对工程价款进行鉴定,而且上述协议是在被胁迫的情形下签署的,价款显失公平,应当予以撤销。二、众一公司申请调取相关公安部门的《接处警登记表》,但原审未作调查收集,直接认定只存在一次报警事实,不符合法律规定。三、原判决确认了华鑫公司自认的事实即施工成本增加1200万元,该认定超出了一审的判决内容和华鑫公司的诉讼请求范围。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再审审查案件,应当依据再审申请人的申请再审事由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进行审查。

众一公司(发包方)与华鑫公司(承包方)签订《终止合同及结算协议》,协议主要载明:“工程总造价6890万元、已付工程款4840万元、尚欠工程款2050万元”。协议内容对工程总造价、已付工程款及尚欠工程款的数额均予以明确。众一公司称该协议系受胁迫签订而应予撤销,并提供照片、监控视频及《接处警登记表》等予以证明。经审查,众一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时间为2016121日,而《终止合同及结算协议》签订时间为2017829日,众一公司提出调取更多《接处警登记表》的申请,仅能显示当事人双方产生矛盾及报警后的出警记录,不足以证明存在受胁迫签订协议的事实,故原审法院未调取收集更多出警记录并无不当。上述协议即使存在撤销事由,众一公司亦未能在合同法规定的一年除斥期间内行使撤销权。况且,协议签订后,众一公司就华鑫公司拖欠第三方水泥款与案外人达成了《债权债务转让协议》,众一公司依据《债权债务转让协议》对已生效的青海省海东市平安区人民法院(2017)青0221民初185号民事判决确认的债务,履行了支付义务。因此,原判决关于众一公司受胁迫签订《终止合同及结算协议》无事实依据、对涉案工程造价进行司法鉴定无法律依据的认定并无不当。

关于原判决超出诉讼请求的问题。原判决“对华鑫建设公司自认的事实即施工成本增加的1200万元予以确认”,该事实系众一公司自认的事实,与涉案诉争的工程欠款并无关联关系。原判决对当事人自认事实在事实查明部分进行表述,并无不当,判处结果亦没有超出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综上,众一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十一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海东市众一置业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陈纪忠

审判员  刘小飞

审判员  姜远亮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邱彬

书记员王伟明


我要服务

我们专办疑难复杂的大案、要案、难案!